“慰安婦”項目申遺未成 全因日本攪局

作者:SERENA    發表日期:2017-11-02 10:26:10

中青在線北京11月1日電(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蕾)10月3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博科娃女士簽署了2016-2017年度入圍世界記憶目錄的名單。其中,對“慰安婦”檔案和日本政府單獨申報的“有關‘慰安婦’和日本軍軍紀的記錄”作出保留決定;由中國、韓國等8個國家和地區聯合提出的“‘慰安婦’的聲音”項目(第101號),則被列入延期決定,予以否決性擱置。

   申遺未果,係因日本政府施壓所致

  作為“‘慰安婦’的聲音”申遺項目中方首席專家,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館長、上海師範大學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教授發表聲明,對博科娃女士及教科文世界文化遺產國際諮詢委員會(IAC)會議的決定表示遺憾,對攪局者日本政府所持的不反省立場予以堅決譴責。

  聲明稱,2016年5月31日,中國大陸和台灣地區、韓國、荷蘭、菲律賓、東帝汶、印度尼西亞與日本,共同提出“‘慰安婦’的聲音”申遺項目,向教科文組織遞交了2744件“慰安婦”問題的相關資料。今年2月初審時,教科文專家委員會表示,這些文獻資料是“真實的”,是符合申遺條件的。

  符合教科文申遺條件的“慰安婦”記憶文獻資料在2015年、2017年兩次申遺就是不能成功,這是為什麽?了解內情的人士無不明白,完全是日本政府作祟的結果。為了美化自己的國際政治形象,日本政府對教科文IAC可以說是多方、大力施壓。

  在2015年10月中國南京大屠殺資料申遺成功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多次表示,“決不允許第二次失敗”。兩年來,日本方麵不遺餘力,不間斷地做IAC委員的工作,詆毀國際聯合申遺。

  此後,日本政府又以拖延不繳納會費等方式,對教科文組織施加壓力。日方還公然以威脅的姿態表示,一旦“‘慰安婦’的聲音”項目申遺成功,日本將退出教科文組織。這對於美國表示退出教科文組織之後財政狀況日益拮據的教科文組織來說,無疑將是雪上加霜。

  今年5月27日,安倍晉三首相在意大利會晤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時,竟迫不及待宣布,在“慰安婦”問題上聯合國與日本立場一致,以致於聯合國發言人公開辟謠。這種以政治手法掩蓋曆史真相的手段,被外界評論為“無恥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蘇智良指出,教科文IAC擱置這一項目,是一個推卸責任的決定,與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在“慰安婦”問題上的立場背道而馳。他還說,國際社會對日本戰爭暴行中的“慰安婦”問題早有公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不應該屈服於日本政府的壓力而缺席,甚至回避。”

  日本在教科文組織有發言權,並不全因會費

  日本的態度和立場為什麽能起作用?他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為什麽擁有這麽大的發言權?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問題專家趙剛,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主要是因為分擔會費問題。

  日本承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會費,曆年來一直居各國前列。美國宣布將於2018年底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後,日本的分量更是會越來越重。盡管美國方麵也支持慰安婦問題申遺,但是,日本的一句話,在這個時候顯得比美國和其他國家都有分量。而且有人擔心,美國可以因為以色列問題而威脅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日本也可能因為“慰安婦”問題退出。

  趙剛說,日本政府對慰安婦問題比較敏感。在日本國內,已經多次討論過這個問題,即:日本為什麽要為一個總是在“汙蔑”日本曆史的組織提供這麽多的的經費和援助?日本文部大臣、外務大臣今天也都提出過這個問題。一些國會議員在國會答辯中也多次對此進行指責。所以,“慰安婦”申遺幾乎受到了日本朝野的一致封殺。

  誰負擔的會費比較多,誰就能說了算嗎?趙剛表示,日本擁有很大的發言權,當然不僅僅是因為會費問題。費用因素之外,日本在教科文組中起的作用也是比較大的。例如,從曆史上看,日本對一些貧窮國家的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作出了許多貢獻,這也提升了日本在教科文組織裏的發言權。

日媒抱怨日本在教科文組織的影響力與會費不相稱

  聯合國會費負擔比例,是在綜合考慮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等基礎上計算出來的,由聯合國大會每三年進行一次核查和調整。這一原則也適用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按照上述原則,美國的負擔比例最高,但卻在2011年停止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繳費。日本的負擔比例呈下降趨勢,2010年至2012年為12.53%,2013年至2015年為10.83%。2016年,日本曾拒繳約38.5億日元的會費。2017年,日本也宣布暫不繳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約34.8億日元的會費。

  美國國務院本月早些時候宣布美國決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之後,10月13日上午,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野上浩太郎在記者會上表示,關於日本政府今年未繳的會費問題,日方將繼續衡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遺產)”的製度改革情況而定,“要看時機根據情形綜合判斷”。

  此前,日本分攤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會費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位。日本媒體多次抱怨稱,日本繳納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費份額一直居成員國前列,卻無法行使與之相對應的影響力。而且,目前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沒有日本人擔任重要職位。

申遺暫時不成功

  對於此次“‘慰安婦’的聲音”申遺未果,有關人員並不氣餒。

  蘇良智表示:“曆史鏈接著未來。正確認識戰爭責任問題,是日本戰後融入世界、與周邊國家和解的基石。以性暴力作為戰爭工具,更是對全人類的犯罪,必將書入曆史,永受譴責。我們將為此而不懈努力!”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82913353752028300




Tag:
本文鏈接:http://www.wedding724.com/34142.html